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推荐  >> 查看详情

浙江湖州:南太湖民生工程完工7年拿不到血汗钱,农民工讨薪为何这么难?

来源: 法治周末   日期:2020-11-16 11:35:04  点击:200 
分享:

"年关难过",这对太多的农民工来说可能最贴切不过:讨薪难,成为无数农民工无法逾越的一道坎。欣喜的是,近年来,在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推进,地方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贯彻落实和坚决执行下,农民工"讨薪难"也开始慢慢淡出热门话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农民工"讨薪难"已得到彻底的根治。也因此,日前,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日前印发《关于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通知》,决定从2020年11月6日至2021年春节前,在全国组织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通知》明确,对查实的欠薪违法行为,各地区要做到"两清零"。但是,该《通知》能否敦促浙江湖州的有关部门及时支付已拖欠7年之久651万元的农民工血汗钱,让农民工讨薪无门、无钱回家过年从此成为历史,还需拭目以待。

(泣血呐喊,浙江湖州还我血汗钱的控诉信)

借高利贷、组民工队施工,却陷讨薪难

"回望从签订合同到组织施工、竣工验收、催要工程款可谓一路艰辛无奈、一把辛酸泪水、一腔凄楚委屈。"发出这个悲愤又无奈声音的人,是来自江苏滨海县的陈晓明,一个农民出身的小小包工头。2013年,在上海苦苦打拼的他经人介绍,以上海盛拓市政建筑有限公司湖州项目负责人(项目中的丙方)身份,承建了由湖州华舟建设开发有限公司(项目中的乙方)中标的浙江省湖州市开发区管委会星汇公园景观工程中的D标段工程。"星汇公园景观工程是当地的一个政府民生工程,也是由地方政府部门投资的,所以我当时对这个项目非常信任,更从没想过最后可能拿不到工程款,拿不到血汗钱的事情。"

信心满满的陈晓明大胆地签下了这个施工项目,东拼西凑甚至不惜借高利贷筹集了150万元的保证金。随后的2013年7月25日,陈晓明先后组织了50多名木工、瓦工、钢筋工、辅工及大型挖掘机、5台推土机、10多辆土方运输汽车投入到这个D段工程,直至2015年4月保质保量的顺利竣工并通过验收。

(政府投资项目工程结算审核定案表)

"一年零九个月,我们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天天奋战在工地上,住的是漏风的工棚,吃的是粗茶淡饭,想好好洗个澡都是个奢望。那份苦,不是一般人能吃得下的。招募来的民工还好说点,只管干活,我却还要操心资金的不停地筹集、投入,毕竟民工们每天还要吃饭,机器还要油来喂,还要操心施工的进度、质量和安全,操心民工队伍的管理,真的是绞尽脑汁也心憔力悴。"回首当年的施工点滴,陈晓明过早苍老的脸上也浮现出无奈的悲凉。

(三枚鲜红公章的"欠款"确认书)

胜利完工后的陈晓明没有等来辛苦钱的结算:均以种种理由拒不拨付工程款!陈晓明"当时就傻了!这可怎么办!里面还有360多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呢!不给钱,我怎么给这些兄弟交代啊!大家苦了一年九个月,可就指望着赶紧拿着这个血汗钱回家养家糊口啊!"陈晓明急了,一次次地找项目的甲方、乙方,"我求也求了,哭也哭了,甚至跪也下了,但还是被他们踢皮球,冷漠地拒之门外。"而另一方面,陈晓明还要去面对自己的工友、材料供应商一次次地催讨。"两头都搞不定,我是真的死的心都有了。"

艰难讨薪路,血泪有谁知

陈晓明从此踏上了饱含血泪的讨薪路。

2020年,多年讨薪无果的陈晓明无奈地将这一悲剧诉诸媒体。200年8月,题为《浙江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星汇公园项目完工5年,农民工651万元血汗钱分文未付》的报道在媒体刊出,并随后被腾讯、头条等诸多知名媒体转载,当地"南太湖"论坛也随之跟进,进行转载。"南太湖"的转发,引发社会强烈关注,以至于很短时间内跟帖多达数万条。但三天后,"南太湖"转载的这篇报道突然"消失"。

《浙江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星汇公园项目完工5年,农民工651万元血汗钱分文未付》的报道更引起了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的关注,并随后派记者亲赴湖州调查。陈晓明介绍,《法治日报》的记者来后,湖州地方也给予了一定重视,并派南太湖新区管理会组织城建、环太湖集团、司法等多部门接受记者的集中采访。"但是他们还是避实就虚,左推右挡,找各种理由推托。"陈晓明介绍,当时出席集中采访的有关领导说现在无法联系到华舟公司的负责人,只能采取发函或公告的形式联系对方。"他们虽然还表示会通过法律绿色通道尽快解决此事,但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来这是推诿之词。"

2020年9月9日,陈晓明再次找到湖州经开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玉瑜。沈玉瑜董事长对陈晓明为首的农民工的不幸遭遇表示深切同情,并明确表示"我给你们一个态度,今年年底前无论如何把你们的这件事情处理掉,但总价审核下来可能会少一点但不会悬殊太大。"

2020年11月4日,湖州经开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炳荣打电话给陈晓明,让他6日下午4点到湖州市经济开发区政法委信访室商谈解决方案。但是,相关领导提出的解决方案和9月9日湖州经开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玉瑜的表态发生了极大差异。"他们提出的所谓解决方案我怎么能够接受?而且好像还要我去感恩戴德一番一样。"陈晓明说得"感恩戴德",是因为湖州市南太湖新区管理委员会建设发展局副局长伍永生(专班负责人)说"政府账上有是有700多万但没办法给你们。政府出于同情只能以人工费形式给大概一百万多一点点,这还是领导承担很大的风险。"而且,即便是陈晓明接受这一百多万,还要答应伍局长的一个前置性条件:必须写下承诺书,然后剩下的钱等华舟公司破产后按法院的比例拿钱。

(寒风中等待"黎明",期待"希望"回家过年的民工们)

2020年11月8日,万般无奈的农民工们再次不远千里前往湖州南太湖新区管委会。他们在寒风中等待"黎明",期待"希望"回家过年。而此时的陈晓明却在北京上访,继续寻求一条生路。于是也就出现了陈晓明呈书国家信访局的一幕。

(湖州南太湖新区政法委副书记、司法局副局长李旭辉和专班负责人、建发局副局长伍永生接待讨薪的民工)

2020年11月10日,讨薪农民们再次找到湖州南太湖新区政法委副书记、司法局副局长李旭辉和专班负责人伍永生,希望领导们给个明确说法。李旭辉书记对讨薪民工们说:华舟是企业,正常的情况,你们应跟华舟要钱,现在华舟人去楼空,如果华舟还在的话,就简单得多,不需要坐在这里,直接跟他要钱不就好了。因为ABCD标段,你们D标段确实还存在着一定数额的农民工工资,经过审计也给你们测算的。如果要把这个事情解决好,也需要你们跟上海这家公司来一起来把这个农民工工资确认好,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们给予解决。"而据陈晓明透露,该工程的ABC三标段其实早就由开发区管委会付清相关款项了,单单不支付 D标段的,他实在想不通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

"开发区管委会作为建设单位是不争的事实,开发区管委会解决农民工工资责无旁。"陈晓明说。

(建发局伍永生副局长办公室三行醒目的标语)

而在南太湖新区管理委员会建设发展局副局长伍永生办公室的墙上,三行醒目的"分内的事拼命干、交叉的事主动干、分外的事抢着干"口号,赫然在目。

地方改革目标:让人"最多跑一次"

据湖州发布的有关信息称:"最多跑一次"改革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浙江的生动实践。今年以来,湖州聚焦"一四六十"工作体系,紧盯"营商环境最优市"目标,充分发挥"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引领和撬动作用,狠抓改革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落实攻坚,推动全市治理效能、服务水平持续提升。

"整整7年多了,我又跑了多少次了呢?"看着湖州发布的信息,陈晓明的双眼又涌出了心酸的泪花……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跑多少次……

编后语:

民工讨薪没完没了 ,不能总是"说了白说"

"似曾相识"的欠薪新闻接连爆出,不过是换个时间、地点,换个主人公,原因也是大同小异。不同地方的同类事件摆在同样的公众面前,一次次"重复昨天的故事",由不得某些资深新闻人慨叹:"怎么总在原地打转?问题解决起来怎么这么难?"

种种问题的症结一再被媒体"指出",但是,媒体的讨论并不直接作用于职能部门改进工作。某些部门对媒体的呼吁、专家的建议,充耳不闻,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媒体"说了也白说","纯属自娱自乐"。

责任追究制度之所以被公众寄予厚望,就是因为许多问题的解决不能停留于媒体说得热热闹闹。如果相关部门没有足够的改革动力与压力,很可能,媒体难逃"说了白说"的尴尬,公众的期待也一次次落空。当同类事件一再发生、总在"原地打转"时,公众在观望着监管部门的行动,在等待着制度层面的改进与完善——这种观望与等待会很久吗?一年365天,风吹日晒,披星戴月,农民工兄弟用自己的双手建造着越来越繁华的社会图景。不拖欠他们的工资,也许,是我们向农民工兄弟表达敬意的最起码方式。

今年初,国务院公布了《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20年5月1日起施行。不知道,湖州的地方官们,是否知道有这个《条例》,也不知道,陈晓明式的2.88亿中国农民工兄弟,什么时候,才能不再泣血讨薪……

相关

    暂无信息